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高质量发展需要标准和规则支撑
作者:   来源:截取自文章《郑永年:高质量发展需要规则和文化的支撑》   发布时间:2021/12/3 9:06:11

导读

 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》强调,必须实现创新成为第一动力、协调成为内生特点、绿色成为普遍形态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、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高质量发展,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、效率变革、动力变革。
  日前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《人民日报》上发表署名文章《必须实现高质量发展》时指出,高质量发展就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,必须坚持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发展相统一。
  围绕上述议题,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广州智库2021年度论坛上,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、广州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理事长郑永年教授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。

  《21世纪》:刘鹤副总理指出,由于世情国情发生深刻变化,科技创新对中国来说不仅是发展问题,更是生存问题。为什么这么说?
  郑永年:我们现在面临核心技术“卡脖子”的问题,如果要解决“卡脖子”的问题,就要有大量投入。投入创新不是关起门来自己创新,而是要在开放状态下进行。
  一方面,我们自己要创新,也要允许更多国外的企业到这里来创新,不能走苏联的老路。苏联就是关起门来自己创新,在前期阶段确实能取得一定成果,但是发展到后面,一不开放,二没有市场,那么即使有技术也转化不成劳动生产力。
  在开放状态下创新,人才观念就要转变,不仅要将更多的中国人培养成为国际人才,也要能够培养其他国家的人才。例如美国,大部分人才其实都是从不同国家来的,而美国的科技企业之所以生机勃勃,就是因为这些人来自不同文化背景,能够产生不同的思路,这种不同所形成的化学反应,就是创新。
  所以为什么国家总是强调“三化”呢?
  首先,市场化不仅仅是说中国国内的市场,而且要包括国际市场;其次,既然要推进市场化,那么薪水、教育制度就会国际化。因此没有市场化就不会有国际化,市场化是国际化的基础。
  同时,国际化指的也不仅仅是中国要走向世界,而且还要让国际人才走进中国。最后是法治化,也就是建立规则。在规则和标准方面,我们要一步步引领,要避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。
  所以,提高标准其实就是高质量发展,一方面是技术,另一方面是规则,即技能标准。同样一件在中国生产的衣服,按中国现在的技能标准生产可能售价1000元,那么按欧洲的技能标准可能就是5000元,这其中的附加值就是标准。我们在发展的早期必须依靠双手双脚的劳动,但是现在也要强调制定规则和标准的重要性。
  《21世纪》:从“做技术”再到“做标准”,对于中国企业意味着什么?
  郑永年:刚才谈到的鞋、服装等产品,其实中国的企业都能生产,硬件都没有问题。但是现在我们的企业规则意识还不强,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够,在一些行业内存在企业之间的过度竞争。这些现象都是因为缺少规则。
  能够生产高标准的产品对于企业而言是很幸福的,等于同等单位的产品获得了更多附加值,不见得会带来痛苦。之前中国互联网行业规则不完善的时候,平台与平台之间互相排斥,这才是给企业带来更大的困境。
  再说到劳动标准。很多经济学家已经研究论证了,提高工人的工资水平有利于资本自身的发展,否则资本生产出来的产品由谁来消费呢?只有把工人培养成中产阶级,成为消费阶层,资本自身的发展才有希望。
  因此,提高工人的工资不仅不会影响劳动生产,反而将促进劳动生产。西方国家此前之所以更早地进入发达阶段,就是把工人阶级转化成消费中产阶层了,那么现在西方国家内部为什么会出现一些政治乱象?就是因为中产阶级规模缩小了。




相关附件: